花费公司上市清障一参一控终结,基金公司上市

作者:股票论坛

  本报记者 付刚 北京报道

  本报记者 杨颖桦 北京报道

  当基金从业人员的诉求还停留在股权激励层面,股东方还在为股权转让复杂的审批程序苦恼之时,监管层推动改革的步伐却远超他们的预期——鼓励基金公司上市。

  即将于6月1日实施的新基金法,给基金行业带来的影响毋庸置疑。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距6月1日新《基金法》的正式实施只剩最后几天, 5月17日晚间,证监会再度连发3文为基金公司上市清障,基金公司上市因此被摆上桌面。同时,被放宽的还有基金公司股东“一参一控”和同业经营限制。

  对于新来者而言,它带来了公募牌照大开放机会,对于这个行业原来的独苗基金管理公司而言,它带来了困扰多年的股权归属问题、人员激励问题的松绑,这直接指向一个充满想象空间的话题:基金公司上市清障。

  这些改革意味着,作为介入资本市场最深的机构投资者,基金公司终将获得真正进入资本市场、运用资本杠杆的机会。基金业由此亦将正式进入群雄逐鹿的新竞争时代。

  5月17日下午,伴随着《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证券投资基金服务机构业务管理办法》、《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管理办法》及相关配套规则(下称“高管办法”“服务机构办法”及“管理人办法”)的征求意见出台,基金公司上市的话题,被摆上桌面。

  上市障碍已被扫清

  “明确基金公司上市的行业监管要求,进一步取消部分行政许可项目。”当天,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宣布。

  为配合即将实施的新《基金法》,证监会5月17日连发三个文件,积极鼓励基金公司上市,利用资本市场实现更好的发展。

  作为离资本市场最近的机构,基金公司获得真正进入资本市场、运用资本杠杆的机会。但其在实际上市后,如何运用募集资金,仍是未知数。

  其实,早在去年证监会取消内资基金公司主要股东持股比例不超过49%的规定,并取消对持股5%以下股东的审核时,便已为基金公司上市预留出法律空间。

  上市清障

  此次新政的推出意味着基金公司上市的所有障碍已被扫清。但这并不意味着将出现基金公司上市的热潮。

  提出鼓励基金公司上市后,证监会以法规为行业踏入资本市场背书。

  一位深圳基金公司总经理向记者指出,虽然监管层有明确态度,但许多基金公司尚无登陆A股市场的准备。在他看来,大基金公司和其国资背景的股东都不一定喜欢上市融资这种方式,中小基金公司有这种需求,却通常盈利状况不佳、很难达到上市条件,即使是登陆创业板,其上市要求对于中小规模基金公司来说,仍旧很高。“这就可能造成能上的不想上,想上的不能上的局面。”

  “修订后的《证券投资基金法》取消对持股5%以下股东的行政审批,进一步扫清了基金公司上市的障碍,本次修订也相应增加基金公司上市的原则要求。”证监会新闻发言人指出。

  民生加银基金总经理俞岱曦向记者指出,基金公司上市当然是好事,有助于增强其资本实力,有利于基金公司从事资本消耗型的新业务。“公募基金目前的业务基本是标准化的,对于资本金的需求相对有限,基金公司也自然成为轻资产公司,虽然管理上百亿甚至千亿级别的资产,但基金公司自身资产却少得可怜。”

  与其他金融机构类似,基金公司上市之前,必须具备相关的上市原则。《管理人办法》首度明确,基金管理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应当符合有关法律法规规定的条件,并按证监会有关规定制作申请文件。

  2012年底,最大的基金公司——华夏基金[微博]的总资产为33.11亿元,而在去年底,114家证券公司总资产为1.72万亿元,平均每家券商150亿元,已将基金公司远远抛离。基金公司的另一个竞争者——信托更甚,截至2012年底,最高者平安信托的总资产已达738.97亿元。

  但在具体指导原则方面,目前仍是空白。以目前同属证监会管辖范畴的券商上市来看,机构在内部对于券商有窗口指导原则。

  在俞岱曦看来,虽然以往公募业务对基金公司的资本要求没那么高,但到了目前纷纷跑马圈地子公司展开类信托等创新业务之际,资金的注入就显得尤为重要。

  多年来基金公司仍处于发展阶段,此次也是因新基金法取消5%以下股东的行政审批带来契机,所以基金部对其做了原则性规定。但目前基金公司仍没有股份制改制公司,在基金部有关负责人看来,距具体上市“还有一个过程”。

  在另一位上海基金公司副总经理看来,就像其他行业的公司上市一样,公募基金公司若上市,既能快捷、较低成本地获取资本金,也能让更多投资者了解公司,提高公司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这可以省掉不少广告费!”他强调,上市还可有效改变基金公司无法实现股权激励的现状,也为员工持股提供了方便的退出机制。

  但其指出“积极鼓励基金公司上市”,或意味着未来在实际进展中将有“制度红利”释放。

  俞岱曦也直言,“基金公司尤其是中大型基金公司启动上市进程,从目前来看,应该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

  “目前基金公司上市仍处于初期监管,还未研究具体细节。未来上市后募资是运用于渠道建设,还是运用于投资,还待研究。但基金公司上市运用募资在投资方面创造收益是考虑的方向之一。”上述负责人指出。

  记者也注意到,证监会发言人对此表示,基金公司上市是国际上较为普遍的做法,目前的基金公司还都是有限责任公司,尚无股份公司,因此,上市还需要一个准备过程。

  一参一控终结

  松绑“一参一控”

  虽然上市遥远,但同为改善治理结构、释放公司活力方面的股权相关规定,已得到松绑。

  虽然上市还较遥远,但同为改善公司治理结构、释放基金公司活力方面的股权相关规定,却已得到松绑。

  《基金公司管理办法》制定时,公募基金管理业务的经营主体只有基金公司一类机构。出于引导商业机构特别是主要股东集中精力做好一家基金公司的考虑,《管理办法》对股东参股基金公司有两项限制,一是参股基金公司的家数有“一参一控”的限制,即一家机构或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多家机构参股基金公司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其中控股不得超过1家;二是基金公司股东持股比例在50%以上的,该股东及其控制的机构不得经营公募证券资产管理业务。

  《管理办法》放宽了基金公司股东“一参一控”、同业经营限制,允许已控股基金公司的证券公司等其他机构申请基金业务资格牌照;同时,“一参一控”政策仅适用于参股基金公司的股东,不再上溯至实际控制人。也就是说,受同一控制人控制的多家机构,可分别参股2家基金公司,其中控股不超过1家。如此,券商、保险为公募基金牌照放弃公募基金股权的担忧,将不复存在。

  如今,新基金法尘埃落定后,证券公司等其他机构开展公募基金管理业务也已进入操作阶段。《管理人办法》则从两方面松绑。

  海通证券董事长王开国就此直言,现在的确有很多人在问,海通证券是富国、海富通两家基金公司的股东,新《基金法》实行后,海通证券要发行自己的公募基金产品,“这不是左右互搏吗?”

  一是取消同业经营限制,允许已控股基金公司的证券公司等其他机构申请公募基金管理业务资格,按相关要求开展公募基金管理业务。

  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总经理胡立峰[微博]对此表示,基金行业运作15年的实践证明,同业经营过分限制意义并不是很大。“一参一控”的松绑,将调动券商、保险中大型金融集团进入公募业务的积极性。

  二是将“一参一控”政策仅适用于参股基金公司的股东,不再向上追溯至实际控制人,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多家机构,可分别参股2家基金公司(其中控股不得超过1家)。

  尽管王开国表示,财富管理市场有非常大的体量,有足够空间供各方参与者发展,但不可否认,随着门槛的降低,越来越多的基金公司将进入这一市场,会促使整个基金行业竞争加剧。

  由此券商、保险为公募牌照将放弃公募基金股权的担忧,将不复存在。最新消息指出,中信证券或重新买入放弃的华夏基金[微博]股权。

  差异化发展道路

  随着新《基金法》即将正式实施,券商、保险、私募等各路机构从事公募基金的业务也热情高涨。在今年3月基金业协会举办的公募业务培训班上,参会的券商和私募都超过20家,保险公司也接近10家。

  一个大资管混业竞争的格局即将出现。

  对此,富国基金总经理窦玉明指出,短期内很多机构会进入公募基金市场,竞争加剧会带来明显的利润下滑。“中国的金融业利润是非常高的,去年实业的利润大概只有金融业利润的一半。基金业会经历一个从痛苦到淘汰,再到差异化发展的道路。”

  富国基金董事长陈敏也认为,公募基金千元门槛表明基金面对的是草根客户,发展空间巨大,因此形成了基金与其他资管行业进行错位竞争这样的一个客观条件和前提。在她看来,公募基金下一步的发展空间还有赖于管制全面放松的松绑,对于公募基金相对严厉的管制放松将意味着机遇。

  陈敏指出,目前基金业最大的挑战是同质化日益突出,主要表现在产品、销售渠道、策略同质化。她认为,变革之路在于差异化竞争,通过不同的方法、不同的策略形成差异化。在她看来,公募基金将会出现三种成功模式,一种什么都干的“大百货、大超市”类型,但必须要有长期的积累,才能够真正成为规模化的竞争者;第二种是精品店;第三种是聚焦在权益、固定收益或指数中的一个类别上。

本文由上海时时乐计划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