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原慎太郎称28日将派船调查钓鱼岛,糟糕时机加

作者:上海时时乐计划

东京9月19日电(记者 Linda Sieg)---当日本中央政府7月7日证实媒体透露的日本正考虑“购买”钓鱼岛的报导,考虑到当天正是日本开始全面入侵中国的纪念日,这一时机的选择不太可能更糟糕了。

摘要: 在日韩关系极度紧张,中日两国也因钓鱼岛争端陷入僵局之际,日本右翼分子、东京知事石原慎太郎再次“火上浇油”。他于22日高调宣称,将在28日派船调查钓鱼岛。 ...  在日韩关系极度紧张,中日两国也因钓鱼岛争端陷入僵局之际,日本右翼分子、东京知事石原慎太郎再次“火上浇油”。他于22日高调宣称,将在28日派船调查钓鱼岛。有韩国媒体指出,如果随船出航的东京都厅人员等试图登岛,则中日矛盾可能再次激化。  据韩国《朝鲜日报》8月24日报道,目前日本政府担心中日矛盾深化,禁止隶属东京都的调查船登岛。但石原慎太郎一再宣称要登岛。据悉,他本人也可能乘坐该船。石原慎太郎是最近使中日钓鱼岛纷争不断升温的核心人物。石原曾多次向媒体表示,其关注钓鱼岛远非始于今日。数十年前,他就与日本右翼组织“青岚会”一起到钓鱼岛安装灯塔,此后一直呼吁日本国会议员都去登钓鱼岛。  据悉,乘坐钓鱼岛调查船的将有东京都厅人员、房地产评估人员和记者等40余人。东京都厅方面主张说:“这次是为了测量而进行各种调查,最终目标则是买下钓鱼岛。除了本次调查,还需进行一两次调查。”石原慎太郎表示将强行购买钓鱼岛,他说,钓鱼岛主人说不相信政府,已达成协议将岛卖给东京都。  据《朝鲜日报》分析,石原慎太郎将极有可能在11月实施的议会选举中创建新党,并参与选举。因此,不排除石原慎太郎为了在选举中利用钓鱼岛而亲自登岛的可能性。中国对东京都购买钓鱼岛的推进提出抗议后,石原慎太郎指责说“(中国)这无异于在宣战”,还大肆发表“南京大屠杀是虚构”和“中国人具有凶恶犯罪的DNA”等刺激中国的言论,中国将其列为头号军国主义分子。如果石原慎太郎登陆钓鱼岛,中日两国关系很可能面临新的矛盾。  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今年7月曾表示,将由日本政府购买钓鱼岛并实施所谓的“国有化”,而不是由东京都购买。日本政府是担心东京都购买钓鱼岛后,如果实施修建港湾和调查设施等加强主权的行为,就可能使中日矛盾进一步激化,所以才决定对钓鱼岛实施“国有化”。但中国政府坚决反对这一行为。香港保钓人士本月15日登陆钓鱼岛也是在抗议日本政府的“国有化”宣言。日本人紧接着于19日登岛后,中国反日游行示威掀起了高潮。

图片 1

9月18日拍到的中国渔政船只出现在钓鱼岛西北方约24公里处的图片。 REUTERS/11th Regional Coast Guard Headquarters-Japan Coast Guard/Handout

“在中国看来,好像日本带有恶意地故意这麽做,”一名熟悉日本关於钓鱼岛争端立场的日本消息人士说道。他补充说,这一时机的选择并非故意。

这一糟糕时机的选择仅是复杂的外交和日本国内僵局的一部分。日本政府“购买”钓鱼岛旨在通过打压右翼的东京都知事另一个更为激进的计划来化解一场危机。

钓鱼岛争端导致中国国内爆发大规模抗议,影响中日经济关系,并带来两国可能爆发海上冲突的风险。

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周三表示,“购买”钓鱼岛是一场闹剧,日本应该克制其行为,停止侵犯中国主权。

双方肯定将持续争论最终谁应为这一争端的发生负责。这一争端的部分根源来自於中日的互不信任和敌对的印记,还参杂着中国对於日本侵华的痛苦回忆。但对於日本来说,误判中国能如何利用其日渐增强的影响力所带来的风险已赫然呈现。

“形势比2005年要遭,可能是战後至今最差的,”东京庆应义塾大学(Keio University)东亚研究所主任Yoshihide Soeya说道。他所称的形势是指七年前的中国反日抗议。

钓鱼岛争端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数十年前,而日本使该岛国有化的想法也已持续了数年。

最新的争端升级可以追溯到4月,当时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突然提出让东京从日本私人“岛主”手中购买钓鱼岛五个小岛中三个的计划,并打算建立设施“保护”该地区不受中国入侵。

日本很多人担心,中国对於宣示钓鱼岛主权的做法强硬了太多,并反对中国通过派遣渔政船和海监船赴钓鱼岛附近海域加强这一宣示。而这些担心在日本政府7月的年度国防白皮书中也有提及。

石原慎太郎的计划得到日本多数选民的支持,并迅速获得捐款。日本政府则陷入夹在石原慎太郎计划和以激怒中国为代价、由政府出面购买钓鱼岛的两难处境,并最终选择了後者,日本官员希望中国能视之为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做法。

“政府明白,将导致日本在中国面前陷入非常艰难的处境,所以他们决定自己出面‘购岛’,并表示该岛需要以平静的方式得到控制,”日本前资深外交官Hitoshi Tanaka说。

日本官员试图通过公开评论以及私下语言传达这一信息。

“为了和平与稳定关系,国有化该岛将是一个更好的选择,”日本副首相冈田克也(Katsuya Okada)本月稍早对记者表示。“我们的立场应该得到中国人的理解。”

但证据显示,尽管日本政策制定者承认“购岛”有风险,他们可能还是高估了北京抑制民众怒火的能力和意愿。

“我们预料到了这种程度的示威,但对於日本企业的暴力行为和损害超出了中国政府的控制能力,”接近日本首相野田佳彦的一名执政党议员称。“这有些始料未及。”

中国政府正忙于领导层换届事宜,批评人士称,日本政策制定者本该对中国国内动态更为敏感。

“他们本该跟‘岛主’商量将决定推迟到年底或明年,”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中心(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东亚项目主任Linda Jakobson说道。

“我认为,他们一定误判了当前中国政局的脆弱性。”

日本政策制定者的确也考虑过推迟“购岛”,但最终放弃了这一想法。“让中国新一届政府处理尖阁列岛问题不是好的做法,我们认为,与新政府建立新关系更好,”上述日本议员说道。

尽管中国开始采取措施控制示威,但试图说服中国接受日本将钓鱼岛国有化似乎从一开始就是孤注一掷,特别是考虑到习近平周三的言论。

就算当前关系的紧张得到缓解,何时以及是否中日能修复关系的损伤仍难以预测。

“在过去,中国政府主张搁置争议,发展双边关系。但那段历史已经结束。我们正处於一个历史新阶段,日本‘购岛’也是不可避免的结果,”清华大学教授刘江勇说道。

这种观点在日本也有所反映。“日本对中国的政策不正常,中国说什麽我们做什麽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上述日本议员称。

编译:张家伟 发稿:王燕焜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本文由上海时时乐计划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